日本史中的假文物:从吉备真备之母"杨贵氏墓志"说起


近日由于李训墓志的公开,墓志中的“日本国朝臣备”是否可以视为当时身处唐朝的遣唐使留学生吉备真备、假如可以的话这一墓志又该作何理解等等,一时间颇为受到学界的关注。而同样作为疑似吉备真备亲笔书写的墓志,而被拿出来与李训墓志作对比的,则是所谓的“杨贵氏墓志”。关于李训墓志,笔者目前不仅未曾得见原件,隋唐时期的墓志研究也非笔者所长,故不加置喙,然而关于“杨贵氏墓志”却有一些可以说的内容。以下,从“杨贵氏墓志”的详细情报开始,简单谈一些日本史中关于假文物的问题。

所谓“杨贵氏墓志”

所谓“杨贵氏墓志”,现在原件不存仅保留拓本,据传发现于享保13年(公元1728年)大和国宇智郡大泽村(现奈良县五条市大泽町),据说并非石制的墓志,而更接近于由黏土烧成的砖瓦,文字如下:

从五位上守右卫

士督兼行中宫亮

下道朝臣真备葬

亡妣杨贵氏之墓

天平十一年八月十

二日记

岁次己卯

墓志的面积,据现存的拓本推断大约在长25.2cm,宽19.4cm左右,各种近世记载里对发掘地与发掘经历的记载也颇为复杂,经历了多次的挖掘、重新埋藏、再度挖掘的流转之后,最终下落不明,目前仅以拓本的形式